土楼听雨
来源:大理日报
作者:
阅读:
更多

    我是个喜欢欣赏雨夜的人。
    这十多年来,四处漂泊,听过罗湖口岸喧嚣的夜雨,听过秦淮河畔迷醉的夜雨,也听过皇城根脚下沉闷的夜雨,更听过浦江两岸斑斓的夜雨。与故乡的夜雨比起来,这些都市的夜雨显得那么的烦躁,隆隆的马达声,熙攘的人群,憋闷的空气,闪烁的色彩……这破坏了雨夜的意境。
    记忆中,故乡的夜雨是纯净的,是勃发的蓄意与造势,是野性的宣泄,是宣泄后处子般的安详,是安详中的奶奶的摇篮曲、妈妈轻抚的手。
    每当夏天的夜幕降临,阵阵山风掀起对面山坡上的婆娑竹林、参差灌木、挂在灌木上披头散发的藤条,它们在风中如受刑的奴隶,被折磨得东倒西歪,却又顽强地抵抗着、挺立着。
    远处高岽上的瀑布,此时再不是匀称的潺潺声,而是忽远忽近,忽高忽低,时而从正面传来,时而又从身后飘进我的耳膜。
    惊瑟的飞鸟扇动着翅膀在空中原地打转,哀鸣几声只好调转方向。刚才还象出阁前的新娘般的土楼,瞬间也变得有点仓惶,奶奶们急急收起竹竿上的衣服,母亲们把晾晒在谷箪里的稻谷收起,不远的山坡上那条弯弯曲曲石路中,依稀可见一个穿着簑衣戴着斗笠的阿公,一手扶正肩上的犁耙,一手执着竹鞭,赶着水牛急急地下山,偶尔,还能听到他隐隐约约吆喝声。
    窗外已经漆黑,雨从南窗扑将进来。心中庆幸这土楼带来遮风挡雨的坚韧和结实劲儿,一丝儿感恩祖德的念头倏忽而过。而此时,雨带来的风,清凉凉而甜滋滋的,夹杂着泥土和花草的味道。
    风从楼顶扫过,屋瓦嘶嘶声响,雨点拍打着瓦片,啦啦啦一片密集响动,再也不肯停歇,起先还象是谁撒下大把沙粒,而后却象是被覆盖在厚厚的雨帘之中。夜色已深,整座土楼点着灯光也象笼罩在了黑雨的世界。
    雨水顺着瓦沟,象山洪暴发似的,拼命的泻到楼下的天井里。忽然一道闪电趔趄而过,把整个村庄照亮。瞬间,我看到了山上那棵大树,窗前那几座矮小的土楼,连一块一块的瓦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雷声猛震的时候,房间里的木板晃动,心被震得悬在嗓子眼,想大叫一声而未能够。这时,远处近处的狗们倒汪汪的齐吠,鸡室里的鸡们也打起了“嘎咯”,我想它们倒比我能表达真实感受。蓦然间,还能清楚的听到,屋顶边松动的瓦片啪的一声掉在地上……
    雷声过后,风小了,夜又静了,雨也温和了许多。雨点拍打着芭蕉叶,嘀答嘀答……
    故乡的夜雨,是在农人劳作中爆发,在我惊恐与陶醉中倾泻,在安详和温馨的夜里停歇的。

发表日期:2011-07-19

Copyright(C)www.dljt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  云南省大理市富海路185号 邮编:671000
 RSS订阅 | 使用帮助 | 法律声明 | 手机浏览 |    文章投稿邮箱:office@dljt.com.cn 滇ICP备13003643号
网站技术服务:大理交通运输集团公司信息技术中心
我要啦免费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