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人的检槽河谷
来源:大理日报
作者:
阅读:
更多

    从云龙县城往北二十二公里后,沿公路向西北而行,就进入绵延二十多公里的检槽河谷。人们沿河谷背山而居,滨水而住,两岸是连续不断的梯田,梯田之上是郁郁葱葱的森林,在冬日暖阳下整个河谷显得很安静,挂在农家走廊上的白包谷与黄包谷,在太阳下闪闪发亮,似乎在告诉人们这里的生活的安然。
    这是一个物产富饶的河谷,师井曾经是云龙井盐的重要产地,曾经商贾云集;白羊厂、大功厂在外的名声远盛盐井,是明清时云南著名的银铜产地;更重要的是这里森林茂密,水源丰沛,拥有农耕民族最便利的生产生活条件,农耕文化较为发达,人们勤劳淳朴,衣食足而心安稳。
    检槽河谷水流平缓,如天然的水槽,又因这里曾经盛行用木槽引水,于是就有检槽这个名字。检槽河(又叫师里河)水量稳定,清澈见底,两边是密密麻麻的水柳,曾经有“只闻水声,不见水流”的天然植被,这条河也因此被人们称为“叶盖河”,足见这个河谷自然风光的旖旎。
    因我生活在相对干旱的山区,第一次到检槽河谷的时候,心里就有一种羡慕,感觉这种地方特别养人,但曾经几次到这片河谷都是走马观花,没有深入。此次是因为做客到农家,接触面就多了一些。因为是冬天,田里的小麦和蚕豆才刚刚发绿,远没有春天茂盛的样子,但整个河谷基本上没有一点灰色,青瓦白墙的村落顺河依山就势而建,基本都是东西向和西东向,两岸的村子对映着,显得特别含情。
    我们走向一个有温泉的村子,在清澈的溪边,我看见了还在使用的水碾子,心被震撼,因为在许多地方已经找不到这样的旧物,急忙用我的简易相机拍下,想作为资料保存。碾子房上方就是温泉,有两眼,一眼男子洗,一眼女性洗,我们到的时候已近黄昏,泡温泉的人很多,都是这个村子干完活的农民。能有这样的便利,的确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福分。
    我看见溪水中有一座独木桥,特意在上面走了几个来回,心如同水流声一样跳动,抬头看,山在夕阳下显得格外青翠,没有一点鸟叫声,这大概就是冬与春夏的不同。古人说“冬山如睡”,在这里感受得特别贴切,感觉与自然已经融合在一起,心很清净。
    我们在路上遇到砍竹下山的老两口,每人扛着重约八十斤的竹子,在与他们交谈的时候,他们尽管擦着汗,但快要到家的那种幸福感洋溢在微笑着的脸上,很让人感动。
    主人家的庭院里有一株叶子已经发红的牡丹,枝叶很旺,表明曾经开过很灿烂的花。这片山谷的人们不但生活在小桥流水的景致里,也生活在花果飘香的甜美中。我在他们家旁,看见一棵已经霜打过的柿子,摘一个来吃,冰凉中感觉特别甜,是在唇中,却在心上。
    第二天一早,我们走进了一个叫七登的村子,站在村头,检槽坝子在云雾的轻笼中特别朦胧,山、村、梯田、河在视角上融为一体,但层次分明。村里有一座很宽敞的四合院。我想,这一定是旧时某个大户的庭院,如今却看见四户农户住在里边,烟火冲天,尽管心里感觉有那么一点不协调,却在这里看到了两套精制的镂空双面雕刻的格子门,画面尽管被岁月的烟火熏成灰黑,图案依然清晰完美,刻工非常精湛,定是出自巧匠之首。最有意思的是“耕”的那片木雕,犁田的不是一对耕牛,而是一头大象,非常独特,从侧面体现出这片河谷文化底蕴之厚重。
    离开七登,我们到大村的一个同事家吃早饭,他家刚好在乡初级中学旁,恰逢学校正举办冬季运动会,传来一阵又一阵助威的呐喊声,热闹的气息直扑到这个宁静的小院。这河谷里的人们历来重视人才培养,如同村前那条从不断流的检槽河一样,一批批的学子从这里出发,奔向更广阔的舞台,回馈给这片河谷以不绝的希望。

发表日期:2012-03-02

Copyright(C)www.dljt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  云南省大理市富海路185号 邮编:671000
 RSS订阅 | 使用帮助 | 法律声明 | 手机浏览 |    文章投稿邮箱:office@dljt.com.cn 滇ICP备13003643号
网站技术服务:大理交通运输集团公司信息技术中心
我要啦免费统计